美塔协议,只是一个开始(权威论坛)

  2019年7月2日,孩子们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一个移动图书馆巴士里看书。
  人民视觉

  2020年2月29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美国阿富汗事务特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左二)和阿富汗塔利班创始人之一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右二)参加和平协议签署仪式。
  新华社发

  2020年3月6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安全人员在袭击现场警戒。
  新华社发

  美国和阿富汗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标志着阿富汗“后协议时代”的来临。在长达18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的形象和信誉以及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作用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它能落实撤军的承诺吗?阿富汗内部和谈能否顺利推进?美塔协议的签署,为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打开了一扇“机会窗口”,但协议的执行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叶海林(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赫克马图拉·阿扎米(阿富汗冲突与和平研究中心副主任)

  祖拜尔·伊克巴尔(美国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哈立德·拉赫曼(巴基斯坦伊斯兰堡政策研究所所长)

  安德烈·卡赞采夫(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分析中心主任)

 

  协议缘何可以达成?

  美国态度发生实质性转变,作出重大妥协并接受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诉求,塔利班也把签署和平协议视作重回阿富汗政治舞台的绝佳机会

  祖拜尔·伊克巴尔:美国和阿富汗塔利班在多哈达成和平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双方都感到在战场上陷入了僵局。塔利班领导层意识到,他们有足够的实力无限期地抵抗美军,但没有足够的实力击败美国,并逼迫其撤离阿富汗。美国也意识到,彻底打败塔利班将要求美国和北约进一步提升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这在政治和财政上都已是不可接受的。此外,美国从总体上认为,恐怖分子以阿富汗为基地对美国及其海外利益实施攻击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

  安德烈·卡赞采夫:导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9·11”事件已经过去18年,美国的政治家越来越难以向美国选民解释,付出如此巨大代价得到了什么?人们发现,阿富汗的局势没有根本改变,也很难因一些外部影响而改变。美国总统特朗普上次竞选总统时就承诺把美军撤出阿富汗。现在他正在参加新一轮竞选,履行上次选举时所作出的承诺非常重要。

  赫克马图拉·阿扎米: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谈判几年前已经开始,此次和平协议能够达成,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作出了重大妥协,美国政府迫切希望在大选之前取得一次“外交政策的成功”。对塔利班来说,当美国准备作出重大妥协并接受塔利班的主要诉求后,塔利班也开始把签署和平协议视作重回阿富汗政治舞台的绝佳机会。同时塔利班也明白,一旦未来需求得不到满足,它随时可以返回战场。

  叶海林:从美塔协议的主要内容和部分表述上看,协议能够达成更多反映出美国结束阿富汗战争的急切心态。虽然美国拒绝承认塔利班建立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却不得不在协议中明确提到塔利班的国号,并且表示愿意和这个美国不承认的政权实体开展合作。从和平协议所涉及的美国分期撤军、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相互释放囚犯等方面来看,可以认为美国的态度发生了实质性转变。最重要的变化在于,美国没有对塔利班如何参与阿富汗国内和解进程设定条件,既没有要求塔利班放下武器,也未要求塔利班承认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宪法,可以说至少在目前,美国对美军撤退后的阿富汗国内局势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开放态度。这种转变使得塔利班能够在不明显修正自己立场的情况下和美国签署和平协议。

  哈立德·拉赫曼:促使美国和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的共同因素是战争疲劳,但与塔利班相比,继续阿富汗战争对美国而言成本和代价要高得多。在这场美国有史以来最为漫长的战争中,美国的形象和信誉以及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作用受到越来越多质疑。

  塔利班在坚持其诉求的同时,也对其立场进行了一些微调,塔利班同意了美方提出的撤军时间表,而不再坚持把立即撤军作为达成协议的先决条件。对于塔利班来说,和平协议的达成,意味着塔利班可以像一个政治团体一样自由地行动,而无需只是在地下秘密运作。

  美在阿目标是否实现?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美国已经认识到,在政治和外交上,坚持一个毫无实现可能的目标,是不符合自身利益的

  祖拜尔·伊克巴尔:美国在阿富汗的最初目标是建立一个政府,以消除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所谓的“恐怖主义威胁”。之后,由于地区形势变化,美国在亚洲优先事项的转移,以及在中东纠葛日益的增多,击败塔利班以及建立强有力的阿富汗政府的目标始终未能实现。

  叶海林:美国在阿富汗的困境,源于在阿富汗推翻塔利班的过程过于简单,而之后提出的目标又过于复杂,导致在此后18年的时间里处境日蹙。美国要在阿富汗建立一个符合美国价值观的国家,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然而,如果单纯从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初衷来说,其基本目标还是实现了: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击杀了本·拉登,为“9·11”事件复了仇,经过多年的军事行动,“基地”组织在阿富汗的活动减弱了许多。但多年的军事行动也证明,美军不可能在阿富汗消灭塔利班,也难以弱化它的存在。美国已经认识到,在政治和外交上,坚持一个毫无实现可能的目标,是不符合自身利益的。

  赫克马图拉·阿扎米:当初美国人来到阿富汗的时候,宣扬要帮助阿富汗人民争取民主、人权和妇女权利等等。到今天,这样的一些目标已经基本被抛弃了。在这场战争里,美国已经意识到,他们无法从军事上制服塔利班,而塔利班也无法武力夺回喀布尔。由于这场战争没有赢家,和平协议的签署意味着,解决阿富汗问题开启了一种新的模式。

  哈立德·拉赫曼:美塔签署和平协议表明,美国既没有能力建立所谓民主的阿富汗,也无法建立一个基于地缘政治需要的牢固立足点。美国不得不接受将长期敌对的塔利班武装重新视作“政治组织”,并承认该组织是阿富汗政治的合法参与者,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美国当初设定的目标已经失败。

  撤军能否体面有序?

  撤军是必然的,但不负责的撤军将导致阿富汗内部不同力量纷争的加剧,触发新一轮冲突的爆发,对地区稳定形成冲击

  叶海林:美军和北约联军将在14个月内全部撤离阿富汗,这是目前美国公开承诺的。当然,美国对此也附加了条件,假如阿富汗战场形势发生变化,美军延长驻军时间或者在撤军过程中对塔利班采取打击行动的可能性都不可排除。美国当前在阿富汗追求的目标是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启动国内和谈进程,以便美国在14个月后能够宣布阿富汗国内政治和解进程已经实现,从而体面地离开阿富汗。不过,阿富汗国内和谈仍然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而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是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战场掌控能力。

  赫克马图拉·阿扎米:减少驻军早在美国的计划之内,不论和平协议是否签署,美军都会部分撤离。但问题的关键是,美国将在何种条件下撤军,不负责的撤军将导致阿富汗内部不同力量纷争的加剧。许多阿富汗人认为,即使美塔和平协议得到履行,一部分强硬的塔利班成员仍可能不会选择加入和解进程,出于形势的需要,美国维持一定数量驻军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安德烈·卡赞采夫:阿富汗塔利班组织上比较松散,存在不同的派系。所以美塔协议能否充分执行,是值得怀疑的。如果协议不能得到充分执行,美国也希望通过这份协议将塔利班当中同意和解的力量分化出去,把这些派别拉入阿富汗政府。如果在签署了这份协议之后,美国的目标是不惜任何代价从阿富汗撤军,这很容易做到,但这种时机不成熟的撤军将可能触发新一轮冲突的爆发,同时对地区稳定形成冲击。

  和平能否如期到来?

  协议开辟了一些能够让阿富汗人展开内部对话的空间,各方应认识并尊重阿富汗问题的复杂性,给阿各派力量以更多时间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叶海林:阿富汗问题唯一可行的解决路径就是“阿人主导、阿人所有”,除此没有任何出路。阿富汗国内政治力量必须以对国家和民众负责的态度发挥决定性作用,而相关国家,不论是世界大国还是周边国家都只能扮演支持者的角色,不可越俎代庖,更不可在阿富汗推行所谓“代理人”政策。对于当前阿富汗国内政治进程来说,有关各方保持克制是非常重要的。克制主要指的是不要追求一蹴而就解决问题,也不要设想过于宏大的政治经济目标。阿富汗问题复杂,受各种条件的制约。各方应认识并尊重阿富汗问题的复杂性,给阿富汗各派力量以更多时间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赫克马图拉·阿扎米:阿富汗问题异常复杂,实现政治和解需要长期努力。面对阿富汗各方政治力量分裂的局面,最为重要的是建立一支能够团结各个方面的领导力量。目前,阿富汗政府应尽快与塔利班启动谈判。平衡的外交政策对于阿富汗的持久和平同样至关重要。阿富汗政府应该在本地区采取积极的外交行动,争取更多的支持和合作,同时努力实现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只有如此,阿富汗才真正有可能实现持久和平。

  哈立德·拉赫曼:阿富汗问题实际上也是一个全球治理的问题。和平与安全问题不仅限于阿富汗,世界上许多其他热点地区都反映出全球治理体系运转尚不尽如人意。阿富汗局势异常复杂,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中,联合国应发挥真正的领导作用,邻国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国也需要加入这一进程并扮演积极角色,共同确保阿富汗未来的决定权在阿富汗人手中。美塔协议开辟了一些能够让阿富汗人展开内部对话的空间。各方需要竭尽全力推动阿富汗内部和谈,鼓励和促进阿富汗各方力量积极发挥作用。美塔协议只是一个开始,要取得真正的成功将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

  (本报记者陈尚文、丁雪真、李志伟、殷新宇采访整理)

  

  ■链接

  2月29日,美国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代表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了和平协议,旨在结束持续时间超过18年的阿富汗战争。根据美塔协议,美国将在135天内将驻阿美军规模从1.3万人减少到8600人,剩余外国驻军将在14个月内撤离;塔利班则承诺确保阿富汗国土不被恐怖组织用于威胁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同时,为推动阿富汗内部和解,阿政府将释放大约5000名塔利班囚犯,塔利班将释放大约1000名囚犯。

  然而,对于协议中释放塔利班囚犯的内容,阿富汗政府却表示此前并未知情。美国“越俎代庖”的行为引发了阿富汗政府的强烈不满。阿富汗总统加尼一度以“释放囚犯不能作为启动谈判的前提,只能作为谈判内容”为由拒绝执行。后经美国斡旋,加尼签署政令同意从3月14日起分阶段、有条件释放塔利班囚犯。然而这一方案随后遭到塔利班拒绝,后者称有条件的释放囚犯违反和平协议。尽管阿富汗政府3月27日表示已经为阿富汗内部和谈组建了一个21人的代表团,但双方在释囚问题上的分歧造成阿富汗内部和谈一再推迟。

  据阿富汗黎明电视台报道,一个由3人组成的塔利班代表团3月31日抵达喀布尔后,与阿富汗政府方面就交换在押人员问题连续举行了3天谈判,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驻阿美军日前宣布已经按照和平协议启动了有关撤军计划,但美军承诺“在撤出同时保留必要的作战能力”。

  (本报驻巴基斯坦记者丁雪真整理)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8日 17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avigenna.com